Isilier

Darkness there and nothing more.
他回来了。带着西伯利亚刮来的冷风和沙尘,把我压倒在废墟之上。——“我要你的绝望。”他说。“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快乐吗。”他曾经这么说过。他的微笑温暖而甜腻,就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一种拯救与他有关,也没有一种快乐与他无关。他想让我和他一样。他说他爱我。语气就像逐渐腐烂的苹果派。他上一次的离开后,我想我也许依旧快乐,快乐得无法自持,快乐得像扑火的飞蛾、像干涸河床上的鱼儿。和任何不知大限将至的人们一模一样。一开始,我比任何人都更为畏惧他。他是黑暗,他是黑暗之外分辨不清的虚无,他是存活在我心中黑沼里的寄生虫。我不能反抗,一丝一毫都不能。我哭着求他放过我,或者就这样给我一个了断。至少不要在我胸口压上一块巨石,也... 3
1
1203
一个黑暗向的音乐推荐.Mélancolie: 白玉为何物: 丑话说在前面。请大家不要ky可以吗?贴心地解释一下:表面意思是读不懂空气。深层含义是指人们在做一件事情或者在讨论某种事情时,做一些很奇怪,或当时格格不入的事情和发言等。请不要在下面说安娜丑啊恶心啊有心理问题之类的发言可以吗。也请不要说歌曲好难听啊这是什么鬼之类的发言可以吗。不喜欢请点叉叉,我相信你做的到谢谢。还有喜欢阳光向的孩子最后也不要听了,谢谢,这不会符合你的口味的。 一个有易性倾向的思想家,她的音乐里包涵的那种对黑暗的向往、抑郁且深邃的思想意识,那 “比黑暗更加黑暗”的歌词... 210
【原创微小说】列车开往春天学校的征稿……一如既往地很糟糕【鞠躬】 在东欧的某个地方——大概是耶路撒冷以北、那不勒斯以南,戈壁的尘土下有一块白玉。很久以前,在铁轨尚未延伸到这里以前,在马车和骆驼侵占这里以前,在人们心中尚存良善,在天地间尚有真情的年代,那块白玉就埋葬在这里——无人问津。 吉普赛人又来了。他们带着穿越了数万里的行囊,吟游至此。 拉着小木轮车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泪水落进尘埃里消失不见,就像落进地狱里。小木轮车发现了白玉。从此世人再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2014年我第一次见到她。她那年读初三,苍白瘦小,一点儿也不美,一点儿也不像个初三的孩子。她颧骨很高,额头两侧太阳穴的位置微陷,黑色的半框眼镜下半藏着根... 5 23
还是乱七八糟【正经意义“我应该写点什么……”我这么告诉自己。 彼时我盯着邮箱期待回件,一根筷子被我咬在嘴里,已经啃得坑坑洼洼。阿弟问我是不是傻了,伸出手在我眼前晃晃,一副看笑话的表情。 我嫌弃一般拍掉他的肉爪子,随后拿走筷子别开眼睛四处观望,很没底气地说了声别闹。 “今天几号?”他问我。我说不知道。他摇头晃脑哀声叹气——看,果然傻了。 我懒得向他解释,只是照旧心心念念那只死去的知更鸟和无用的曾经。 高考结束了。好多好多人开始向我们道喜—— “这下轻松了。” “趁还来得及好好玩玩。” 当然也有不识时务者—— “考得如何啊?” “志愿都报了哪儿的呀?” 艳羡或是嘲讽皆有之。仿佛我的... 4
梦中天堂她在哭。 梦里的她在哭。 我在24楼住所的窗口,半条腿荡在窗外。 “你不可以死,更不可以自己寻死。” 她哭得梨花带雨,声音压抑着颤抖,夹带了点撕心裂肺的绝望。 可惜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她身后多了一个人。 那人轻轻环抱住她,一个吻落在她耳后,半张脸隐在她的长发的阴影里。 那人说了些什么,悄悄地,在她耳边——露出来的一只眼睛直勾勾瞪着我,像狩猎的鹰,像暗处的箭。 那人只是继续抱着她,弯起的唇角嘲讽或是艳羡。 我不忍再看,别过头去才发现已经开始下雨。 一滴一滴落下来。 那雨啊……很冷很冷。 我啊……也很冷很冷,越来越冷——冷得几乎变得透明。 “跳吧。跳下去会好些。跳下去... 1 3
【BSD/织太】午夜来电*东仔人形脑洞机绝赞!!! *现代AU *存稿 *卡文中QAQ 太宰治一度很喜欢夜晚,尤其午夜。 也许是深入骨髓的罗曼蒂克细胞作祟;也许是峭楞楞的黑暗更贴近他的苍白;也许是寂寞的灵魂只有彼时才得以平静;也许只是容易失眠而不得不爱上陪伴自己时间最久的漫漫长夜……就像人渴望在孤独的时候被拥抱一样——不论谁都可以。 但这些都是我们的臆测罢了。 太宰治始终觉得人是很自私的动物。 比如下雪的时候,会格外珍惜和自己一样没有火炉的人,仿佛这样,自己的寒冷就能少一分。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寒风只吹他一个人,聚精会神地用力地对付他一个人。 后来,他打算对抗这种寒风了。 那天晚上下着雨,他坐在... 10 22
【随笔】前几天的梦境这次是入水。 我梦见我走向大海,走进大海——大概是在数学课上。 阿普唑仑的效果挺好,4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与修普诺斯相处得十分愉快,差点就能见到他哥哥哈德斯——当然那也是凌晨4点之前的事了。 后来下雨了,气压略低,我趴在课桌上,一尺之外就是激情澎湃的数学老师和十几天后无缘再见的函数,窗门紧闭,让人呼吸困难——估计这就是为什么梦见会入水…… 鱼离了水会扑腾,人离了这口气也会,比如数学课上的我——大脑同蟾蜍脚下的水藻一般凌乱,anti-anxiety的化学成分漂浮在一片虚无里,皮层懒懒应声却迟迟不愿分泌所谓五羟色胺。 无法抑制。 我光着脚丫走在细软的沙滩地上,望着沿岸的海鸟。蓦地想起小时候... 3
【BSD/织太】*一个意识流产物w *是刀……当心舌头 如果可以的话…… 如果。 这真是一个让人害怕的词啊。 ——无法挽回,以及所有的不确定——几乎可以成为人类挣扎痛苦的源头了。 我也许还记得那时的我们。我们在一片狭窄的方寸之地轻碰酒杯,玻璃相撞的清脆声响似乎与室内的乌烟瘴气格格不入。我们在雪茄烟雾和逐渐蒸发的酒精的笼罩里畅谈柏拉图和马克思,贪婪地放肆地嗅着这属于彼此的味道。 我也许还记得那时的他们。爱丽丝能够在一瞬间就分辨出meji和morinaga,中原中也能品尝出口中的葡萄酒产自格拉夫还是梅多克,那时还没有芥川龙之介和他的罗生门,那时我能一眼找到人群中那个红色头发的织田作。 人各有不同啊... 5 21
5
【BSD/织太】脑洞和摸鱼 片段式 织太群首发 一点点并不好吃的粮w soulmate 我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记忆模糊到不能确定是否曾经发生过。 一重梦境。 我在总部看着远处的建筑轰然倒塌,硝烟升起。暗自庆幸又一个任务已告一段落。可我应该感到庆幸吗?我应该感到怜悯吗?我应该思考吧……他们的生命结束了。他们解脱了。他们幸福了! 是这样吗? 二重梦境。 横滨的仲夏之夜,海风都带着讥笑。我和织田作并肩站在废墟前。月影清明,被撕碎在波涛里,斑斑驳驳映在他留着胡茬的侧脸上。 三重梦境。 “你相信灵魂吗?” “不。” “为什么?” “从概率学来讲,假设世界的某个角落存在着这样一个人,他能... 11
【随笔】现实里的梦境 四月是咸鱼的四月……梦境记录为存活证明 昨夜梦境——我在割腕。 小刻刀多次刻下,不见一丝血污,她森森的眼神闪着冷漠的光,峭楞楞地对我露齿而笑。 你看啊!你做不到!连死亡都!无法掌控在你手上! 她说,你应该害怕啊!去畏惧世人言语,畏惧剑影刀光!畏惧善恶褒贬,畏惧风云流变亲友衰亡! 可有什么办法呢?我什么也没有,甚至无法害怕痛苦和死亡! 我的身体是傀儡,傀儡里住着腐化的天使,天使的号角把丧钟敲响! 亲爱的头颅请你好好呆在我的脖颈上;亲爱的双眼你可要将世间爱恨都记牢;亲爱的唇你该去亲吻阳光和初生的青草;亲爱的耳请你聆听鱼虫花鸟低吟浅唱!请万万不要到人间去!不要观赏纷纷扰扰...
囚徒的歌※关于一个高傲的囚者的后半生※关于每一个向往自由却求不得的人们 断肠花开一地芳香在鲜血浇灌下成长自杀者渴求纯洁安详割开静脉把污浊流放 教徒视污浊如神祇信仰不顾一切只愿倾身而上舌尖掠过高大镀金神像痴笑着抚平每一道刀伤 血红唇瓣一合一张敛一汪春水兀自流淌雪落翩翩打着旋儿在风里追逐太阳他轻点在狮王眉间中央吴侬细语却如毒蛊般张扬 囚徒啊你又为何划地为疆魔鬼张开双臂高声唱请展露你的锋芒请让熊熊火焰燃烧不竭之火把日月埋葬 祈祷吧悲鸣吧你们的苦难是我的食粮挣扎吧哭泣吧绝望之海蕴藏腐烂的宝藏大笑啊歌唱啊愚蠢的蝼蚁爬上荆棘的脊梁 面孔狰狞 却烙上囚徒的铜章似火焚身 宁可跳下深渊万丈 直到最后一只鬼... 1
从未启封的信 *小矮星彼得视角 *maybe oocoocoocQAQ抱歉 致掠夺者: 1 很多年前的很多个夜晚,我将那些年轻的岁月尽数消磨在天文塔上。也许并不能如你们所愿同我那三位好友夜游城堡,或在休息室里策划下一次恶作剧,我深感抱歉。那片纵深而幽暗的夜空,是我终生之至爱与至恨。而当时我并不能知晓。 那一夜的噩梦亦如是。 人说恩恩怨怨常不知其所起,更是说不清道不明,但相比负债而亡,校徽上的金色雄狮让我选择坦白。 2 星月无光,未名黑夜。 骷髅与蛇的组合向来令所有人闻风丧胆——除了自命清高的食死徒们,视其为神祇信仰。 我与地下之沟鼠为伍,林立于戈德里克山谷之巅。 我远望那魔... 14
黑名单里有三个人世界,是被谁操纵着吗? 人心,由什么支配着吗? 善恶,只是谁的成见吧…… “我是傀儡,由恶魔牵线。唯觉腐恶之物魅力无限……我一步一步向地狱沦陷。早对恶浊黝黯司空见惯……”我漫不经心地哼着被禁止的歌谣,继续走在与世隔绝的湿冷的石板地上。 “真是不收敛啊……”耳后响起了愉快的声音。 “呵呵……警官先生,我实在不知道您竟会到这里来,看在好天气的份上,可否网开一面呢?”我着实无奈,却不想认栽——谁不知道是为了那巨额的罚款呢。 “哼,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进去请我喝一杯,免你的罪……”说罢便不再笑,也不掩饰满脸的阴郁,却同我勾肩搭背,朝着那小酒馆走去。 我忘了,他是不是认识我。 我真的请他... 4
我是个匠人,一刀一刀雕刻着自己的人生,像是要完成一件最完美的艺术。但今天我割破了自己的手。划痕落在她身上。血污把她弄得不再完美。我终于愤怒了。我终于厌了。我抽身离去。仿佛听见了什么轰然倒地。我怅然,却依旧烦躁。我用前半生精打细算、一丝不苟,放手才知道,碎裂的纹路,是怎么也算不清的。但她终究是毁了。我的人生终究还是毁了。万劫不复。 乱风吹起砂石,磨平了那残骸锋利的豁口,终成土灰。 1
拒绝召唤至此我便画地为牢,作茧自缚,开始更换起一张张各不相同的面孔,重复着“过来人”们的谆谆教诲,日复一日向富贵权威折腰称臣,在伪规则的漩涡里,放荡地献媚求饶、欢笑着示弱讨好。 我以倔强前辈的牺牲作铺路石,亦步亦趋向魔鬼爪牙的血盆大口中迈步。这里混沌不清,殊不知是被黑暗遮蔽。魔鬼见我外表纯良不愿将我带走,直到我说我内心早已腐朽,义无反顾只愿跳出缚住自己的层层枷锁。 他说,“你该是下一个我。” 时至今日我还依然羡慕着空中飞鸟,只是再也无力擦去自己画下的镣铐。……
弗拉明戈(逃亡)洛天依|言和 原曲《向内生长》 填词 朽木 老鼠在地下洞穴四处逃窜 溅起污水浇灌路边的野花 不知道终点遥遥路在何方 奔跑冲撞污秽何妨 下水道的尽头难道一片光明 为了逃命宁可不信清者自清 自由思想在黑暗中萌芽苏醒 霓虹灯下一声叹息 阳光照进云的间隙 响起了上帝的声音 你的名字叫做该隐 罪行将要吞灭掉你 鲜血已染红了大地 还来不及披上布衣 雨中牧羊人在吹笛 湿透布衣也不足惜 罪孽已不可避免 你敢说继续繁衍 太阳落下的时间 人类也变成梦靥 上帝用洪水来淹 方舟上没说再见 所有人踮起脚尖 一同在渴望明天 芭蕾娃娃关在旋... 11
©Isilier | Powered by LOFTER